我的田野你也路過

來源:駐馬店 作者:駐鄭辦 發表日期:2019年12月12日

樊婉婉

  小時候,我經常跟著小伙伴兒往外一跑半天不見人影,最常撒歡兒的地方就數“河西地”了。 
  河是淮河北岸支流——汝河。河水由北向南,水波平緩,終年不息。暮春時節,我們闖進“河西地”,把原本清澈的河水蹚渾,去踩河底那一層滑膩的“砂礓石”,到繁茂的河草中摘取鮮嫩的“高瓜”(學名茭白),采好看的菖蒲花。悠長寂靜的河岸頓時喧鬧起來,長腿透明的小蝦在水中一停一頓、一驚一乍;五彩蛺蝶在野花草頭上飛舞穿梭;河水漾出節拍韻律,前呼后擁……在寬闊豐茂的河坡上,拔茅針尤其讓人興奮。玉坡、月娥、妮娃、愛琴、巧云、小萍,我們幾個小伙伴兒趴在草坡上,每人面前攏著一大片茅草地。茅針是茅草的花苞,頭兒尖尖、肚兒圓圓,站得又穩又直,模樣新鮮又神氣。剝開茅針的大肚子,穗胎脂膏般白嫩,填進嘴里,滑嫩、甘甜。河坡下新翻的河沙空地是翻跟頭、打“車轱轆”的好地方。身段柔軟的月娥學著村里戲班子刀馬旦的做派抬腿下腰,其他人就從這個保持不動的腰洞下來回鉆爬,直到月娥支撐不住倒地,然后大家嬉鬧成一團。 
  耍夠了,大家才想起該挖菜割草了,就在河堤下、田埂上四處散開。野菜很多種,薺菜、蒲公英,車前子、苜蓿、馬齒莧、雞冠子菜、灰灰菜等隨處可見。車前子喜歡結實的田埂;灰灰菜常扎根路邊,苜蓿則中意林下樹蔭;鼠曲草喜歡站在溝沿;粉白的旋復花常在松軟的空地上展露風情;碧綠的莎莎草無論在哪兒都身板筆直;麥田里,紫花野豌豆裊裊婷婷;“胖胖腿”水嫩得一塵不染;野燕麥搖著油光水滑的穗兒…… 
  拔草剜菜的時候,大家會唱:“狗娃秧,直愣愣,我唱戲,狗娃聽……”要是有人不小心被“蒺藜狗子”扎了腳,大家就會蹲下來幫忙拔刺,然后唱一個篇幅更長的童謠打趣:“慳頭主子慳頭慳,關著大門吃干飯。蒼蠅銜走半拉米,脫了破鞋攆十里。要不是‘蒺藜狗子’扎著腳,再攆十里也不多!”直唱到被扎的那個人破涕為笑……不知不覺,我們手里的竹籃塞滿了野菜,太陽也快要落到河西的矮樹林了。不遠處,幾只肚子圓圓的牛羊,慵懶靜默,安臥夕陽下。 
  村外有片苧麻地,那是我們的又一個樂園。我跟玉坡喜歡鉆苧麻林。夏天來了,苧麻地細草茸茸,頭頂著黃得澄明的苧麻葉,我們在“金紗帳”里摘花、拔草、逮螞蚱。 
  那天,苧麻林上空突然雷聲隆隆,我和玉坡來不及跑遠,瓢潑大雨就澆到了身上。苧麻地和村莊隔著一道深溝,溝是新修的無水溝,溝坡上沒有一根草可以抓,浮土成了稀泥糊。為了讓我先上去,大我兩歲的玉坡把我抱上去,然后用肩頂、用手托。玉坡很秀氣,身條兒細長,可能是她力氣有限,幾次我都快爬到頂了但又滑溜下去了。暴雨砸得我倆睜不開眼,玉坡換了個地方再次把我往上托,電閃雷鳴之中,我聽見玉坡先是大叫了一聲我的小名,然后帶著哭腔罵了起來:“快上啊!笨蛋!笨蛋……”在她的幫助下,渾身泥漿的我終于爬了上去…… 
  陌上花開緩緩歸。那片開花的田野連同它黃黃綠綠的本色,裝在了我的心里。翻閱《詩經》,我驚喜地發現“芣苢”竟然就是車前草;“薇”就是麥田里常見的野豌豆;“蘋”即浮萍,就是我常在淺水里撈著玩的田字草。 
  記得有段時間,我四處搜羅圖譜齊全的《本草綱目》,發現那種叫“胖胖腿”的干凈野草其實有個古典的名字叫“王不留行”;那種好吃的野菜面條菜學名叫“麥瓶草”;那種不討人喜歡葉片生刺的“剔剔牙”也赫然在冊:大薊和小薊。“莎莎草”則為香附,野雞冠花名曰青葙子……“紅蓼白蘋、菰蒲深處”,涉足淺水來到一支滴露的蒲棒或茭白面前,體會蘭澤采擷的樂趣,這是多么幸運的事。 
  有時候也會問自己為什么要去想念一種野草,想念那種美麗包衣的“紅姑娘”也就罷了,偏偏還會去想念蒼耳和“蒺藜狗子”那樣扎手扎腳的刺頭兒,懷念稗子草和菟絲子這樣危害莊稼的壞家伙。是的,無論是茵陳、蒲公英、地丁這些草藥野菜,還是苜蓿、萹蓄、藎草等種種雜草,它們獨一無二,各自美妙。它們的葉和花,顏色和氣味,絨毛、刺球和籽粒,新鮮或凌亂的模樣,都讓我想念。

相關閱讀

qq分分彩平台注册 第足球比分网 股票指数期货期权 湖人vs太阳2010西决录像 西安沐足按摩椅 排列三十位杀号 北京快乐8 掘金vs公牛 山东体育*11选5 长春站街女2020 打手机麻将怎样能赢 北京时时彩 著名欧美av女优排行榜中榜 吉林11选5开奖号 2019年物联网新龙头 09年公牛vs开拓者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